EN

技术、经济、社会变革对管理学的颠覆性挑战 ——孟教授在首届中国管理学50人论坛的讲演

作者:孟宪忠上传时间:2017-10-13

必须说明的是,我不能说我的观点完全正确,但我提出的问题和表达的观点是明确的:我们的管理学研究、管理学教学滞后于今天变革的实践、创新的实践。

进入21世纪以来,我们面临着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巨大的技术、经济、社会变化,这些变化与以往的变化比较起来不仅仅是变化的规模不同,而是性质不同。我们需要深刻的认识这些变化,深刻的认识这些变化对管理学的挑战。我们今天的任务不是再依凭奠定在工业经济基础上的经典的管理理论去构造什么体系,而是介入和融入变革的实践、创新的实践,分析这些实践对经典管理理论的挑战,反思我们以往的理论需要突破、创新之处,以创新的理论引导创新的实践。

我们可以从一个产业实际说起:

1886年德国工程师卡尔·本?#27169;˙enz)发明了汽?#31361;?#21160;力的汽车,开创了奔驰汽?#30340;?#33267;汽车工业的历史;

1916年宝马成立,用速度与激情诠释?#24605;?#38480;驾驶与高峰体验之悦;

1911年亨利·福特率先使用汽车装配线,极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一举称霸世界。

1927年小阿尔弗雷德·斯隆通过多品牌市场细分、贷款购车、二手车?#27809;?#31561;创新的市场策略将通?#20040;?#36896;成年产上千万辆的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帝国。

一句话,奔驰的历史让你无话可说,宝马的优势让你无话可说,福特的流水线让你无话可说,通用的规模让你无话可说……这?#38469;?#19968;个世纪的辉煌。

但在今天,他们都面临着生死抉择。

我们来看不拥有汽车基础的年轻人都在做什么?这些大卫是如何挑战哥利亚的?

Google的WAYMO汽车公司不是要生产20世纪最好的汽车,它要颠覆传统的汽车,要生产不用人驾驶的无人驾驶汽车。它的使命是“开辟汽车新的行驶方式”。在Google看来汽车的本质是数据处理,是传感器、中央处理器、操作设备的统一数据处理。而只有更精确的无人驾驶智能技术才能减少、避免全世界每年人为驾驶造成的120万死亡事故。

特斯拉汽车成立于2003年,至今不过才十几年历史,产量也不过10万辆,但特斯拉的?#21892;?#24066;值?#23545;?#36229;越了年产千万辆的全世界最大的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因为特斯拉不是仅仅要生产汽车盈利,它的使命是:“加速全球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变”。而这一使命适应代表着未来。挪威宣布2025年不再使用?#21152;?#27773;车、德国在讨论是否在2030年淘汰?#21152;?#27773;车,中国也在研究?#21152;?#27773;车退出时间表。特斯拉代表了未来,今后的汽车再也不会是汽?#31361;?#26612;?#31361;?#21160;力。

汽车?#27604;?#26159;在道路上行驶的,但今天偏偏有一些无拘无束的年轻人要汽车?#21892;?#26469;。2009年3?#36335;?#34892;汽车Transition(飞跃)在美国实现首飞;斯洛伐克工程师Stefan Klein 研发的飞行汽车AeroMobil是最优雅美丽的车型,该车地面最大时速160公里,空中时速300公里,油耗15升,收起翼展几乎与奔驰S同宽,可以轻松驶入车库。这些飞行汽车公司的愿景是:“开辟空路时代”。飞行汽车不是梦,李书福今年6月24日收购了硅?#30830;?#34892;汽车公司Terrafugia,要飞行汽车助力吉利的未来。

有史以来,汽车?#38469;?#26377;数万零部件,?#38469;?#22312;工厂装配线最后组装完成。现在竟然有企业彻底?#21697;?#20102;传统汽车生产模式,不要零部件厂,不要总装厂,一?#26410;?#21360;成型汽车。总部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Local motors实现了3D打印汽车技术,并将其产业化,现在不但可以打印小?#32479;?#29992;车,还可以打印大巴。CEO约翰·罗杰斯说,他们的使命是:“今后将不再生产汽车,而是塑造汽车”

Google的WAYMO、马斯克的特斯拉、Stefan Klein的飞行汽车、local motors的打印汽车横空出世,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呢?

我们必须看到这四家汽车公司与20世界最伟大四家汽车公司的巨大差异,它们所做的正是颠覆性创新。

1

?#31361;?#20215;值发生了根本变化,给?#31361;?#21019;造了从来没有的巨大价值。

传统的汽车给?#31361;?#25552;供了空间移动,时间节省。但今天,Google提供的是无人驾驶、身心轻松,特斯拉提供的是节省能?#30784;?#29983;态环保,Aoremobil带给您无阻的交通、放飞灵魂的自?#26705;琇ocal Motors 则是节省大量耗?#27169;?#23436;全的个性化……这一切?#38469;?#20256;统汽车所没有与做不到的……

2

竞争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原有的竞争方式根本不管用

传统的竞争?#38469;?#22312;同质基础上的差异化竞争。所谓同质即所有车厂生产的?#38469;?#27773;?#31361;?#26612;?#31361;?#27773;车,区别只是我生产的是4缸、你6缸,我的发动机直列式,你的发动机横列式,我是5速变速箱,你是7速变速箱,你少了一些配置,我多了一些配置……今天则是没有了?#21152;头?#21160;机,没有了变速箱,没有了司机,没有了成千上万的零部件,汽车不仅是地上行驶还飞上蓝天……今天的竞争不仅仅是在同质化基础上竞争谁做得更好,而是竞争谁更智能,谁更从来没有的创新。

3

产业的性?#21490;?#29983;了根本变化,原来的产业性质比重在不断降低

汽车是什么产业?#31354;?#25972;一个世纪,我们都将汽车定义为行走机械产业。今天,汽车还仅仅是行走机?#24503;穡?#23427;是智能产业,是新动力、新能源产业,是飞行产业,是3D打印产业,一句话是多产业、多技术的融合产业。

而引起这些颠覆性变革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与工业化时期引起经济、社会变革的工业机械技术、自动化技术有本质的不同。

面对汽车业的颠覆性创新,我们还不得不思考:为什么百年奔驰、宝马、福特、通用没有率先探索汽车发展的智能化、节能化、空路化、3D打印的新?#36739;?#21602;?

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保守现有利益。这些汽车公司?#38469;僑加?#27773;车最大的市场拥有者,?#38469;?#20256;统?#21152;?#27773;车的获益者,开辟新的汽车?#36739;?#31561;于否定自己现在的市场与利益,这是一难。二者,正因为这些?#38469;?#26368;大的汽车厂家,他们也都认为自己的规模优势足可以阻挡一些小企业的创新探索。但历史的变革、创新潮流是阻挡不足的。我们今天特别应该?#34892;籊oogle 、特斯拉、Aoremobil 、Local motors公司,正是他们的尝试、创新促进了传统汽车大厂?#37096;?#22987;汽车产业的全面创新,正是在这个意义我们也应该?#34892;?#21513;利、比亚迪、奇瑞等业外公司造车,正是因为它们生产了性价比高的大众车才?#30772;?#20256;统大厂汽车?#23548;邸?/p>

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的变革之巨大、变革之不同。从古到今,人类社会经历了农耕文明、工业文明,现在开始过渡到信息文明。今天变革的基础是信息智能,就像工业社会需要不同于农业社会的工业管理理论一样,我们也需要不同于工业社会的智能时代管理理论。变革的基础和本?#26102;?#39072;覆的绝不仅仅是汽车产业,而是众多产业,包括管理学教育乃至整个教育。我们岂能对大概率的变革灰犀牛视而不见。

如果技术、经济、社会都发生?#21496;?#22823;变革,管理学不变?#26032;穡?/p>

在今天,我们都知?#26469;?#26032;的重要,但我们讲了太多的创新,为什么现实中?#35895;?#23569;创新呢?创新中最重要的是创新方式的创新,工业化时期形成的企业实验室、公司研究所自给自足的创新方式亟需突破。近年来,世界上成功创新的企业都在实施:从企?#30340;?#23454;验室、公司研究所创新向?#25945;?#21019;新的转变,从“研发”到“购发”的转变,从单纯自主向自主合作的转变,从产业技术研究到跨产业、数字化基础研究的转变,……,我们不跟踪、研究这些新的创新方式,我们的创新理论必然滞后。

在今天,我们都知道跨界融合,我们看到汽车产业是多个产业的融合,但我们的管理学理论一个重要的分析框架就是迈克尔·波特的产业经济学。核心竞争力的提出者加里·哈默尔说,“今天,产业的边界正在变得模糊化,各行各业之间的界限越来越不清楚。事实上,我认为不应该在使用产业这个词,因为它已失去了实际意义。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词,因为它会使公司局限在过去的产业之内,分不清谁是竞争对手。”C.K普拉哈拉德?#33756;擔?#20170;天许多行业已经渐渐走上了融合的道路……我们已经不大容易去区分某项产品属于何种类别,每项产品对于消费者有什么不同意义。比如个人电脑是属于哪一类产品?它的主要功能是家庭娱乐、工作、休?#23567;?#36824;是辅助生产工具?其实都正确,只不过要看当时使用的目的来决定。”我们的管理学亟须突破单一产业经济的基础。

再如战略,我们?#27604;?#25215;认迈克尔·波特的战略理论的历史地位。他的《竞争战略》、《竞争优势》、《国家竞争战略》一时洛阳纸贵。但我们必须看到迈克尔·波特的战略本质上是工业化时期技术、产品相对稳定时期的现有市场竞争战略,本质上是如何做好确定性的技术、产品。

时过?#22478;ǎ?#20170;天是WUCA时代,是充满不确定的动态复杂时代,我们再也不能单纯的只看?#36739;?#26377;市场对手的竞争,我们今天最大的对手是时代变革、是新生的趋势。我们需要的是现有市场竞争、新生市场转型、未来市场做?#24613;?#30340;多重战略思考。需要的不是一成不变的僵化战略,而是弹性能力、多元?#24613;浮?#23454;时决策、追踪调整的战略。

还如文化。我们都看到了特斯拉的成功,但以马斯克为代表的特斯拉为什么能够成功呢?马斯克说,特斯拉的文化是他们最伟大的?#20160;?#29305;斯拉的企业文化是:做不可能的事,遵循第一原理,快速行动,持续创新,像主人一样思考,我们全力以赴……

在这里做不可能的事不是蛮?#26705;?#32780;是遵循自然规律第一原理前提下做别人认为困难,别人认为不可能的?#38534;?/p>

我们的管理学研究、教学中很轻视企业文化,认为它是不能直接带来金钱的虚的东西。伟大的目标才能产生伟大的动力,企业的愿景、价值观是企业的目标导向和动力源泉,灵魂有时比肉体重要,指?#38505;?#26377;时比地图更准确;同时文化也是伟大的能力,是渗透在企业的技术、产品、生产、营销、服务所有?#26041;?#30340;力量。一句话,Google、?#36824;?#20122;马逊、Facebook、微软、华为、海尔的成功首先是文化的成功,必须深入研究这些伟大公司的文化基因。

著名文化学家、牛津大学教授西奥多·泽尔丁针对21世纪经济与文化一体化趋势,明确提出商学院教学应该适应这一趋势,MBA首先应该是MCA。这里的C是指Culture、Civilization、Communication、Co-operation,可谓一语中的。

不能不说管理与决策。工业化时期管理的主要目标是效率,是最大化的使?#23391;?#26377;资源,减少成本产生的效率,今天即?#22266;?#25928;率也是创新带来的效?#39318;?#22823;。管理的目标既要实现现有资源的效率,更要放在促进价值创新创造更大效率。同时管理的目标还在于升华人性、赋能员工。

在今天,我们看到一切生产都将逐步过渡到智能化的生产,一切产品?#27493;?#26159;智能化的产品,那么人机共存的生产,甚至无人工厂的智能生产管理与工业化时期全人工的机械化生产管理能一样吗?人机混合思维的决策与传统工业化时期只是人做决策能一样吗?

奠定在智能化基础上的人机共存生产、混合思维决策的管理绝不同于奠基在工业化基础上的管理。

更重要的是,在今天生产的主体即管理的对象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谁是生产主体?#38381;?#20010;问题在20世纪是是天然自明的,?#27604;?#20225;业是唯一的生产主体,一切产品、服务?#21152;?#20225;业提供。可在21世纪的今天,再仅仅认为现有?#38382;?#30340;企业是唯一的生产主体,我们可能从根本上就狭隘了生产,狭隘了产品,狭隘了更广阔的生产力量。

农业社会的手工生产有作坊,工业社会的规模化、机械化有流水线的企业组织,后工业社会的3D/VR/ AI有相应的创客组织,互联网下有网络化的?#25945;?#32452;织。

所以,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现有形态的企业需要持续升级突破,以变得更柔性敏捷、更员工赋能、更无缝整合,所以无边界、扁平化、去中心化、阿?#35013;汀?#33258;组织、合弄制等组织变革应运而生。

概言之,除了现有企业的进化优化外,各种创客、各种?#25945;?#21450;生态组织更应是未来重要的生产主体,且这些新兴、新型的生产主体与工业化以来形成的企业主体有许多不同的特点、不同的发展路径,我们要深入研究这些新的主体,推动和促进其发展,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全社会经济系统发展能级与成效。

在今天大变革背景下,管理涉及的生产、制造、物流、服务、营销、品牌等理论也都需要与时俱进的重新审?#21360;?#19981;断创新。在这里不一一赘述……

我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

这是管理学的相对论时代。

我们并不否定经典管理学理论的历史价值,也不否定其现实价值,不否定对其的?#22363;?#24615;。就像我们不会因为有了爱因?#22266;?#30340;相对论?#22836;?#23450;牛顿的经典力学。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就像牛顿的经典力学在高速大尺度空间缺乏适用性一样,单一的经典管理学理论也不足以适应今天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变革实践。

总之,我们应该看到,智能化、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引发的技术变化、经济变化与社会变化对管理目标、管理对象、管理内容、管理理论、管理方式都提出了众多挑战。我所说的具体挑战内容不见得正确,但我真诚的呼吁:我们的管理学不能固步自封,我们的管理学不能闭门造车,我们的管理学不能急于建立比肩世界的理论体系,而要深入变革的实践、创新的实践,在实践中汲取?#39542;?#30340;思想,推陈出新,引领并服务于实践。

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原文作者及公众号名称:Seven_Ocean


河南福利22选5开奖公告